伤感文章
伤感日志伤感日记感人故事伤感故事
作文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话题作文英语作文单元作文作文素材作文体裁字数作文写作指导
情感日志
情感美文情感日记情感故事美文欣赏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恋爱文章
心情日记
心情随笔随感诗歌悠闲激励感悟寂寞思念无聊难过快乐感伤幸福心情日志心情文字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经典散文伤感散文新春散文节日散文
诗歌大全
散文诗现代诗歌爱情诗歌爱国诗歌格律诗古词风韵诗歌大全打油诗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百味人生都市言情
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经典的话想念的句子伤心的句子搞笑语句哲理语句唯美句子优美语句伤感语句爱情语句秋日寄语
好文章
美文摘抄感人故事读者文摘爱情文章一句话经典语录经典文章精美短文原创文章
经典文章
生活随笔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百味人生文章荟萃经典短信
经典短文
心情短语经典台词伤感网名个人签名微小说励志签名名言佳句生活感悟人生格言个性签名心情签名幽默笑话
经典话语
感人的话励志的话浪漫的话道歉的话感谢的话甜言蜜语的话鼓励的话安慰人的话离别的话激励人的话祝福的话表白的话有哲理的话感动的话爱情话语
名家赏析
朱自清张晓风汪曾祺丰子恺席慕容张爱玲史铁生巴金季羡林贾平凹老舍张小娴余秋雨毕淑敏鲁迅冰心林清玄梁实秋
句子大全
悲伤句子非主流语言美好句子搞笑的话幽默语言爱情语言个性语句雷人语录伤感的话幸福句子忧伤句子好词好句爱情句子心情句子爱情签名
语录大全
爱情语录感动的句子励志的句子一句话经典语录友情的句子思念的句子失恋的句子好听的句子表白的句子人生感言爱情宣言爱情短句伤感短句经典短句搞笑语录爱情短语
名人名言
名人名句名言警句名言名句格言大全名言佳句
个性签名
伤心的个性签名超拽个性签名励志个性签名非主流个性签名情侣个性签名搞笑个性签名个性签名大全经典个性签名伤感个性签名幸福个性签名
QQ日志
空间文字伤感文字空间日志伤心日志经典日志非主流日志个性日志搞笑日志
心情短语
伤感心情短语个性心情短语经典心情短语搞笑心情短语爱情心情短语非主流心情短语说说心情短语励志心情短语
网名大全
伤感qq网名超长网名网名大全个性网名非主流网名英文qq网名情侣qq网名女生qq网名男生qq网名繁体字qq网名游戏网名
心情说说
伤感说说空间说说爱情说说经典说说个性说说搞笑说说qq说说心情说说大全说说图片
qq说说大全
QQ伤感说说QQ说说图片QQ说说大全QQ姐妹说说QQ兄弟说说QQ爱情说说QQ经典说说QQ个性说说QQ搞笑说说QQ空间说说QQ心情说说QQ情侣说说
图片大全
唯美图片文字图片情侣图片可爱图片人物图片精美图片
qq网名
QQ情侣网名QQ小清新网名QQ可爱网名QQ霸气网名QQ超拽网名QQ游戏网名QQ搞笑网名QQ唯美网名QQ男生网名QQ女生网名QQ伤感网名QQ非主流网名QQ个性网名QQ励志网名
qq个性签名
QQ情侣个性签名QQ心痛个性签名QQ思念个性签名QQ伤心个性签名QQ非主流个性签名QQ女生个性签名QQ男生个性签名QQ霸气个性签名QQ幸福个性签名QQ哲理个性签名QQ爱情个性签名QQ搞笑个性签名QQ心情个性签名QQ励志个性签名QQ经典个性签名QQ超拽个性签名QQ伤感个性签名QQ开心个性签名
qq头像
QQ情侣头像QQ帅哥头像QQ美女头像QQ小清新头像QQ搞笑头像QQ性感头像QQ霸气头像QQ意境头像QQ超拽头像QQ伤感头像QQ兄弟头像QQ男生头像QQ女生头像QQ非主流头像QQ个性头像QQ卡通头像QQ可爱头像QQ唯美头像QQ姐妹头像QQ风景头像
qq分组
QQ情侣分组QQ搞笑分组QQ兄弟分组QQ姐妹分组QQ超拽分组QQ简单分组QQ英文分组QQ符号分组QQ幸福分组QQ个性分组QQ伤感分组QQ非主流分组QQ可爱分组

阿威

发表时间:2020-02-13  热度:

我活了半辈子,但到现在为止,我依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叫阿威的父母为干爹干妈,阿威他们叫我们父母为干爹干妈,我们和阿威他们又互相叫干哥干弟,到底是他们家谁来契我们父母,还是我们家谁去契他们父母,我也从来不问父母为什么。

总之,我们和阿威见面都互相叫干哥干弟。

阿威他们还小的时候父亲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了,他的两个姐姐长大以后也外嫁,到岩滩库水淹没我们田地不久,他那个弟弟也意外落水离世,最后只剩下他和母亲,应该是在十多年前吧,大概阿威接近三十岁时老妈回石山老家为他说来了这门亲事,他有老婆了。

十多年来,阿威他们一直没怀上孩子,到现在依然净身,谁也不知道她们谁有问题,也不想知道谁有问题,有人可能还希望她们都有问题。

一天我回去,到我的房子前转悠,因为没回去住,屋檐下的泥土被小孩子,还有那些鸡,挖得坑坑洼洼,一片狼藉。

我正看着,干妈从屋里出来,因为他们的房门斜对着我的房子,她在门口可以看到我活动,他边向我走来边回头看,好像害怕什么。

到我跟前,干妈低声地说:干儿,你不要打阿威呢,阿威不懂事,你原谅他。

我云里雾里,不明就里,也不问为什么,只是嗯嗯地应答。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以为干妈神经了呢。

干妈说完就回去了,我围着自己的房子转圈。

我的房子虽然和兄弟们排一行,但做完路我才起房子的,所以被一条路隔开,路通到阿威他们这一排,左伸过去通学校路,再从我的右屋角通到龙江公路。

我的房子是独立王国,靠近公路,之所以选中这里,是考虑以后龙江田园风光风景区建成后,我们做点生意可能比较方便。

转完,回到大哥家,老妈正在剥瓜苗,我坐下来一起剥,然后问为什么刚才干妈叫我不要打阿威,好像他有点发癫。

老妈先笑了笑,告诉我,前几天吃饭的时候,阿威夺下他母亲的饭碗,说整天不做事,就知道吃,还一脚踹他妈妈出门,他妈妈就跑到我们老爸这里来告状,老爸去教育阿威,阿威不但不听,还抡起板凳打我们老爸,老爸头都受一点小伤,阿贵、阿合几个侄仔就想去打阿威,老人们劝阻后才罢,所以干妈总担心我们家的人去打阿威,真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都被那样虐待了还护着他。

至于为什么干妈要来向我们老爸告状阿威,是有原因的,老爸和干妈是第一代移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从石山区同一弄场移民来,干妈称我们老爸为弟弟,所以每每有事都要找我们老爸解决。

这也是一环报一环。老妈说。

我知道老妈说的是什么,问,以前真的有这么回事吗?

老妈说真的有。

那时候我们太小,也只是听说,也许是历史的原因,那时候粮食不够吃,每次吃饭前,干妈都先把部分饭舀出来藏,不给公婆吃,公婆出去后再拿出来给老公和孩子们吃,现在阿威他们虽然没有孩子,饭菜也够吃,但他依然依葫芦画瓢,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种什么苗,就会结什么瓜。以前总以为这些都是文人编造的故事,现在就活生生的发生在我们面前,一切都是真实的。

阿威他们没有孩子,他们也从来不和孩子们玩,哪个孩子惹恼了他,他真的会往死里打。

有一个星期六,孩子们没去学校,吃水果的时候互相投掷果皮玩,阿里不小心把果皮打到阿威脸上,阿威咆哮起来:哟,你小小年纪懂得看不起我 ?!顺手抓起旁边一个木条冲过去要打阿里,阿里反应快,拔腿就跑,几个大人见状拦住阿威,阿威不罢休,回头又去踢阿里家的门,搞得两家闹了一个下午。

阿威对待妇女也是毫不手软,乜追挑水放菜时不小心踩了一下他的菜,他一脚把乜追踢倒在路边,还想用石头砸乜追,我老妈喝住他他才罢手。

阿威真正的像个癫仔。

大多数的人见阿威这个样子都敬而远之,人家当然不是怕他,而是不想跟癫仔计较而已。外面的人见大家在常在一块聊天好像很和谐,其实大家心里都各有想法,只是不说而已。比如一些妇女背后就诅咒希望阿威某一天像他弟弟一样落水而死,全家死光光。

可以说,没有孩子的阿威本应得到大家的同情才对,可事实却相反,没有人不恨他,没有人不诅咒他。

没有孩子,也许是上天有眼,是报应,也是惩罚,要怪只能怪他们母亲,怪他们自己。

阿威他们两公婆以前出去打工过,但后来不去了,待在家里都有四、五年了吧,每次我回去,几乎都见他们各自坐在自家门两侧,呆呆地,似乎什么话都没说,就像两个痴呆人;或者坐在学校路靠近龙江公路边那条长竹上与他人聊天。

四十多岁的两个壮年人,整天不做事,就靠那点库区补助粮和补助金维持生命,这无异于行尸走肉。但也许他们觉得做多没用,因为没有孩子,为谁而做呢?

我觉得他们这样整天不做事也不对,前年,有一个果场需要一对夫妇去管理,便介绍他们去,但他们说身体有病,去不了,我也就算了。

这样一家人在前几年享受到了低保待遇,屯里许多人都摇头,大家都说,这样的政策其实就是鼓励懒人,越懒越得照顾,越不孝顺越得照顾,显然不是公平的。

屯里同情阿威的,我想大概只有我了。

阿威二十多岁刚结婚那会儿,应该还是有一些头脑的,很想做一番事业。那时候我还在政府里上班,一天,阿威买一件啤酒去我那里,叫我出面帮他找银行借钱养羊,不是我不想帮他,而是那时候我的问题出来了,正接受有关部门调查,我哪里有心思帮他,过不久我就出事了,他的事就不了了之。我记得阿威跟我说过,他一个孤儿,举目无亲,唯有我这个干哥可以依靠了,结果我没能帮他,也许阿威心里一直对我不能帮他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一直以为我也看不起他,但他哪里知道,我自己都帮不了自己,饭碗都丢了,哪里帮得上他。到现在我都一直怀有愧疚之心,只是我从来没有跟阿威说过这些愧疚话,他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一切都已经过去,我自己现在也过得非常窝囊,非常失败,又有多少人同情我、关心我?很多人也会在背后骂我、数落我。

生活就是这样无常,许多事情不是人所能左右的,但我希望阿威真的能善良一点,对母亲也好,对邻里也好,都要怀一颗善良之心。

我记得我们这个移民新村建成后,我没有进过阿威家,他也没有叫我去过,家里是什么样子我不得而知,我想应该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前几天,天气很冷,屯里有喜事,我几乎是缩着头回去的,在妹夫他们那个巷子里摆满了桌椅,男人女人,大人小孩,上身几乎都是崭新的厚厚的羽绒服,下身是漂亮的各色裤子,脚上的保暖鞋子有白的有灰的有蓝的,每个人走动起来都是一面五彩斑斓的旗帜。

我走到尽头,那里是后勤处,几个男人穿梭往来,有切肉的,有端菜的。这时,屋里走出一个颜色与众不同的人,衣服、裤子都土色,最显眼的是右衣袖飘扬着一块巴掌大的布料,似乎沾满了油污,在他走动时那块布料更勤快的飘舞着,似乎唯有这样才能更引起人们的注意。

这个人就是干弟阿威。

阿威见我,和我打了招呼,然后端菜去摆桌。我这时才注意到,阿威此时没有穿袜子,脚上套着一双断了耳的凉鞋,鞋耳在阿威走动时左右噼啪噼啪地抽打着阿威的脚,就像我们农村犁地时,人们用鞭子抽打牛身促其前进一般。看到这一幕,又不禁使我想起小时候,也是一个大冷的冬天早上,我们的屋檐,还有水缸边沿都结有冰块,虽然那时候我们也很穷,但我们有一双解放鞋穿,干妈没有鞋穿,光着脚丫去河里挑水回来,脚被冻得太疼,她把水桶一撂,蹲在地上哭了。我们小孩子不知道什么,就围着她嬉笑。

半个世纪过去了,干妈老了,时代变了,社会发展了,可是干妈的儿子阿威依然在重复着半个多世纪前干妈的故事,何其可怜,何其悲哀。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